《亲爱的客栈》谁能获得唯一“复活”机会?

  半岛记者 王悦

  湖南卫视经营体验类节目《亲爱的客栈》第三季将于今晚播出第七期,此前经过多轮终极合伙人的比拼,林心如、马天宇、阚清子、李兰迪四位管家暂时失去竞争资格;但一时的失利并不代表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他们一直努力服务客人并坚持做好创收,不断提升自己,终于在本期节目中迎来了“复活赛”,将有一位管家重获竞争资格。

  

  适逢国庆假期,来到黄河宿集的游客较多,客栈举办了一次“亲爱的集市”,参与“复活赛”的管家要分别学习不同的中卫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并在市集上推广相关的文化产品,老板会选出两位表现相对优秀的管家,再通过一个小比拼决定“复活者”。本期节目还迎来秦海璐担任客栈顾问助阵考核,最终谁能得到唯一的“复活”名额?

  “亲爱的集市”开摊营业

  林心如李兰迪走心推广非遗

  本期节目中,管家们在学习过程中都被中卫的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魅力深深折服,更想要做好推广。林心如惊叹于“富贵牡丹”剪纸作品的精妙之处,认真学习相关知识,记笔记时笔走如飞,更尝试剪出了很好看的蝴蝶,。她定下了展示精品剪纸作品的销售策略,希望以此吸引游客注意力。刘涛提醒文化体验更重要,于是她的摊位以体验课程为主,也售卖十二生肖剪纸扇子。

  

  李兰迪则学习了关于埙的文化,体验了埙的制作,过程中仔细询问每个步骤的作用。埙是中国最古老的吹奏乐器之一,在世界原始艺术史中占重要地位,而宁夏当地的泥哇呜又叫牛头埙,是宁夏民间乐器。李兰迪打算让客人体验埙是怎么做成的,并在现场售卖做好的埙。阚清子学习制作的蒿子面作为中卫特色小吃,已经流传了360多年,其中蒿子是生长在宁夏沙漠的独特植物。其精妙之处不仅在于食品本身的营养价值高,能够健胃清热,还在于制面的传统手工艺。阚清子重视产品包装,把面放在三轮车上售卖,想用这种形式感吸引顾客,并且和同样养生的“宁夏五宝”之一枸杞一同售卖。

  

  集市上,每个人的摊位都划分为体验区和售卖区,功能清晰。为了布置好摊位,李兰迪、阚清子展现出“大力出奇迹”的一面,四处寻找桌子、椅子并肩提手扛,还找来盆栽、展板等精心装饰,调侃道“觉得客栈要被我们搬空了”;林心如得到张翰的帮助,用绳子、烛台等布置摊位;马天宇的摊位上到处都挂着玉米,还摆放了小木马、筛筐、篓子等,颇有淳朴的乡土风情。管家们精心准备的摊位和产品都能否受到游客的欢迎呢?

  售卖各有不利因素

  马天宇阚清子能否巧妙化解?

  管家们首次举办集市,各自遇上了不同的状况,售卖并没有那么顺利,但他们都在设法解决问题。林心如选择的位置离客栈入口较近,本以为这个位置是游客进入集市后看到的第一家摊位,没想到客人进入集市是从另一头,她的摊位反而成了最后一家,失去了先机。她想要外出招揽,但这样摊位就无人照看,留不住客人,好在张翰出手相助,帮忙留在摊位进行接待。

  

  她能否在地理位置不利的情况下做好推广呢?而李兰迪要推广的埙本身就比较特殊,作为古老的乐器,欣赏门槛比较高,操作难度比剪纸要大,也没有食物这类比较日常的东西有吸引力,所以她的摊位少有人光顾。即使她主动出击招揽客人,来的人往往没听完介绍就会离开。见李兰迪陷入销售瓶颈不知所措,秦海璐暖心给出建议,这能否帮助她扭转局势?

  阚清子抽到了蒿子面这个项目,而面条、臊子、酸汤都需要亲手制作,对于这个“厨房小白”来说有些为难。她直言“愿意铺十张床也不愿做一碗面”,但还是努力尝试;知道厨艺不是自己擅长的东西,阚清子就把这项任务转化成自己擅长的东西去做,尽量把它包装得吸引人一些,比如跟同样养生的枸杞搭配销售。虽然面的销售情况不错,擀面体验区却一直无人问津。马天宇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他要推广的是手摇玉米脱粒机,大约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发明,它大大提高了剥玉米的效率。马天宇熟悉农活,也用过这种“剥玉米神器”,但要以此创收并不容易。最后他决定以“家门口的爆米花”为主题售卖爆米花。集市上老式爆米花机的声音吸引了游客,刚出锅的“童年味道”很受欢迎。虽然爆米花销售情况很好,但要推广剥玉米传统工艺似乎不那么顺利……他们都会如何在售卖产品的同时解决推广手艺的难题?

  

  秦海璐友情助阵

  出谋划策为文化集市助力

  本周秦海璐作为客栈顾问友情助阵,也带来了惊喜。她与刘涛走心交谈,互相交流对经营方式的看法。刘涛介绍了客栈的独特性,她个人还是更愿意和员工成为朋友,希望大家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而客栈的经营不仅仅是为盈利,阶段性任务不一样,要分不同时期执行,还要完成最后的KPI。秦海璐认可刘涛的做法,但也建议在对助理管家和管家的管理上做出区分;把管理制度作为左手,把刘涛擅长的人心管理作为右手,两手都抓,工作上严格管理,但不影响生活上的关怀。交流过后,刘涛考虑把规章制度做得更完善一些。

  

  作为顾问,秦海璐不仅给刘涛提了合理的建议,还帮助管家们出谋划策,为他们推广文化产品助力。在管家们陷入瓶颈时,她总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马天宇觉得手摇玉米脱粒机不会有人愿意体验,秦海璐告诉他不要用自己的惯性思维去判断别人未经历的事情,没见过的人是会愿意尝试的。一番交谈后马天宇恍然大悟,直呼“突然聊通了”。而之后马天宇因为销售爆米花忽略了推广剥玉米的传统工具,秦海璐也提醒他不要只顾着站在原地,这样别人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自然不会来体验,要通过做演示来吸引游客。李兰迪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也是在秦海璐的提醒下,终于开始现场演示埙的制作,摊位前才逐渐聚集起游客。

  尽管背负着“复活赛”的竞争压力,管家们还是更看重做好中卫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这件事情本身,在集市上各出奇招,只为让更多人感受传统文化的美好和传统农作手艺的乐趣。经过这一轮的比拼,最终谁能脱颖而出,把握住唯一的“复活”机会呢?更多精彩内容,尽在今天22:00湖南卫视《亲爱的客栈》第三季!

  文章来源:http://yule.bandao.cn/a/315344.html

温柔娇妻来点名

  夏日炎炎,连风感觉起来都是热的。

  蓝天,只在高楼大厦建筑间出现,但日正当中,建筑物的阴影少得可怜。

  尝试著走在树荫下,她小心避开热力逼人的骄阳,转过街角,推门走进一家咖啡店。

  门上钤铛作响,一阵冷气迎面袭来,舒解了那难忍的炎热。

  她深吸了口气,踏进门里,吧台里高大的男人闻声抬起头来,露出了熟悉的微笑。店里,客人三五成群,有的看书,有的看报,还有的捧著杂志翻阅。

  她走进吧台,甜甜一笑,「嗨。」

  「嗨。」男人伸手摸摸她有些被晒红的小脸,无奈的笑著叨念:「你又忘了擦防晒?皮这么嫩,怎么不小心点?」

  「我不习惯在脸上涂东西。」偎著他冰凉的大手,她舒服的闭眼喟叹了口气。「你的手好冰。」

  「夏天才刚开始,你这样不晒伤才奇怪。」他将她揽入怀中抱著,用身上的冷气,驱逐她身上的热气。

  她睁开眼,嘴角轻扬,「反正我也很少在太阳出来的时候出去,今天只是特例。」

  想起她出门的原因,他将面纸弄湿替她擦脸降温。「侬侬没事吧?」

  「嗯,生了一个女娃,母女均安。」

  「你晚点还要过去吗?」

  「不用,明天再去就行了。」她摇摇头,笑了笑,「浩霆吓死了,坚持要自己顾著。」

  他闻言轻笑出声,在她额头印上一吻,「你们女人真的很神奇。」

  「我也这样觉得。」她同意的笑著点头。

  「咳咳……对不起,老板,我要结帐。」

  两人转过头,只见一位客人尴尬的站在吧台前,看样子站了有好一阵子了。

  白云脸一红,忙转过身来,帮这位显然不常来的客人结帐。

  寇天昂伸手把玩她身後的发辫,嘴角噙著笑的看著那位客人,直到对方走出门去,他才将白云拉回身边,笑道:「你害羞啊?我以为你应该已经习惯了。」

  她是习惯了没错,所以才会忘了旁边还有人啊。

  白云脸上红晕未退,羞窘的嗔他一眼,「别闹了,霍克呢?怎不见他?」

  「在楼上,宁宁打电话叫餐,我让他送上去。」

  白云笑看著他,「你老叫他做事,我是不是该付他薪水啊?」

  寇天昂哼了一声,「他在这白吃白住,做点事是应该的。」

  电话铃响,他伸手去接。

  「喂,白云咖啡店。」听到对方的声音,他将电话拿给白云。「找你的,是侬侬。」

  白云接过手,坐到一旁椅上,专心和那位刚刚才升格当母亲的好友讲电话。

  寇天昂见她聊了起来,也不打扰她,只是回头将碗槽里的杯子清洗乾净,然後一位穿著香奈儿套装的小姐走了过来,直接坐上了吧台椅。

  他瞥了她一眼,这女人这几天跑得很勤,但是他实在不想理会她,於是假装没看到。

  「寇先生。」见他无动於衷,她捺不住性子,终於开了口。

  听到对方叫唤,他抬起头来,习惯性的微笑,「陈小姐,续杯吗?」

  「不是。」陈小姐单刀直人的开口:「我前几天说过了,希望你能到我们公司当顾问——」

  「抱歉,我想你搞错了,我只是一个店员,恐怕没办法帮你什么忙。」他开口打断她,脸上依然有著礼貌性的微笑。

  「寇先生,明人不说暗话,老实说,待在这家小小的咖啡店实在是太埋没你的才能——」

  「埋没?你的意思是去你的公司就不埋没?」他玩味的挑起眉。

  陈小姐挺直了背,自信满满的道:「当然,我相信我们公司能提供比这家咖啡店更好的待遇——」

  「那是不可能的。」身後突然冒出一句,再度打断了她的话。

  「我们公司在广告业界也算是数一数二,我相信我们开出的价钱一定能让寇先生满——」陈小姐不死心的再说,拧眉转头,却看见一位金发蓝眼的大帅哥,教她语音为之一顿。

  霍克靠著吧台,嘴角一勾,眉一挑,「我说小姐,你还搞不懂对吧?第一,说到埋没,他去你公司一样是埋没。第二,他要是希罕那些钱,就不会出现在这家店里。第三,虽然这家店的确薪水不多,但很不巧的是,那位小姐……」他指指还在讲电话的白云,贼笑道:「正是这家店的老板娘,她提供的待遇很好,是你无法比的。」

  「什么待遇?」陈小姐好奇的开口。

  「陪他上床罗。」

  一记蒲扇般的大掌挥了过来,霍克早有准备,往後一退,却被白云扔来的一颗苹果K中。

  「哇,SHIT!」霍克捂著头,看著白云哀叫道:「东方女人不是都很温柔贤淑的吗?」

  白云微微一笑,将话筒挂上,轻描淡写的看著他说:「不好意思,我是大女人主义者。」

  霍克一呆,却见寇天昂大笑出声。

  「什么大女人主义者?」有点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的陈小姐好奇发问。

  「所谓大女人主义者,就是……」白云气定神闲的轻言浅笑,「男人的事,再大都是小事;好友的事,再小都是大事。」

  「有没有搞错?老哥,你怎么会爱上这种——」他话没说完,另一颗苹果已经飞来,他赶紧伸乎接住。

  他拾首只见白云依然优雅的坐在椅上,笑容依然温柔地看著他说:「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是你自己说——」

  「寇不只是男人,他还是我老公,状况不同。」白云警告性的拿起另一颗苹果把玩,秀眉一扬,看著寇天昂,「何况他娶我之前就知道我是这样子的,对不对,寇?」

  「对……哈哈哈哈……」寇天昂哈哈大笑,边笑还不忘点头。

  说实在的,很少看到这长相俊帅又牙尖嘴利的弟弟会说不过女人,这些天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了。

  见陈小姐有些傻愣,似乎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白云靠了过来,微微一笑,「抱歉,因为我们才新婚,他还在休息,所以不接工作,如果你真的有问题无法解决,可以随时过来。至於到你公司做事,我想那比较不可能。」

  白云的态度很好,让陈小姐较没那么紧张,却也忍不住好奇问:「为什么?」

  「因为我怕她跑掉。」寇天昂伸手将白云拉人怀中,似笑非笑的说。

  「别闹。」她粉脸泛红,但没有推开他。

  「我是说真的。」寇天昂长臂环抱著白云,看著前方那女人,眯眯笑著道:「抱歉,你请回吧。」

  他虽然笑著,眼里却没有笑意。

  陈小姐愣了一下,知道这回又是白费工夫,只得掏出皮包付帐,出门时,和一位有些面熟的先生擦身而过,她走到了人行道上,才猛然想起对方是谁。

  她迅速回过身,只见那位被人称为冷面阎罗的控股公司大老板竟然也坐在吧台,而且似乎是在拜托那位难搞的大胡子,偏偏那位大胡子一视同仁,一样没给那位大老板好脸色看。

  她一怔,突然想起去年听说的一位传奇巾的顾问也是姓寇,一样身材魁梧、留著大胡子,只要他经手的公司都会赚钱,很赚的那种,就像点石成金一样,所以他被人称为金手指。

  她是听说他到了台湾,却没想到竟是真的。

  鼻尖微微渗出了汗,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确是小看了这人,原先她是听说小张的企画案是靠这人帮忙的,所以才想来挖角,但看样子,她的确是请不起这位人物。

  夏日,艳阳高照。

  一阵熟风拂过,陈小姐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公司。

  ·························

  清晨。

  在他怀中醒来,总是让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结婚了呢。

  伸出指尖,轻轻抚过他的眼耳鼻口、他的喉结、他的胸膛,白云轻轻叹了口气,重新缩回他怀里,小手绕过他的腰环抱住他。

  还是……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嫁给了他……

  原以为遇不到了,想说终老一生也不错,至少一人吃饱全家活,谁知道他会自己找上门来。

  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一抹笑浮现唇边。

  晨光溜进了屋内,白云看了眼闹钟,在他怀里眷恋的深吸了口气後,才轻手轻脚的爬了起来,按掉差十分钟才会响的闹钟。

  他发出轻微的鼾声,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跪坐在一旁看著他的睡颜,她心口微微的抽紧,这奇异的情绪引发她自嘲的轻笑,伸手替他拉好了凉被,她俯身在他额头印上一吻,才溜下了楼。

  这几天,他在台湾的消息似乎是传了开来,所以不断的有人找上门来,他推掉了大半,只接了一些比较感兴趣或是他觉得对方看起来顺眼的来做,但那也让他忙到电话接不完。

  下了楼,她到浴室里洗了个晨澡,盘起了长发,才转进厨房,从冰箱拿出两颗蛋,烤了几片吐司,然後煎起火腿和蛋,替两人做起早餐。

  他一直很忙,却始终表现得很轻松的模样,即使累坏了,也不轻易显现疲惫;不过那些不断被他摔坏阵亡的手机,还有他用来骂人的精采词汇,倒是证实了他的脾气真的不是很好。

  虽然结了婚,有时候……她还是很奇怪他为什么会爱她……

  将煎好的火腿蛋放到吐司上,做完火腿蛋三明治,她又继续做鲔鱼三明治。

  想起他惊人的食量,白云忍不住又勾起嘴角。

  一双大手突然从後冒出,抱住了她的腰。

  她轻呼一声,手中的吐司差点掉了,回首见是他,才松了口气。「你吓了我一跳。」

  抱著她,寇天昂将头埋在她的颈边,心里咕哝著,他才是被吓了一跳,一早醒来她又不见了,害他又慌了起来。

  他轻咬著她的脖子,抱怨道:「怎么没叫我起来?」

  「看你睡得很熟,想说让你再睡一下。」被他的胡子弄得很痒,白云小心拿著涂上了鲔鱼的吐司面包,笑道:「别闹了,乖,去洗脸刷牙,来吃早餐。」

  「我们再回床上去。」他在她耳畔建议。

  「不行。」她敏感的朝旁一缩,心跳加速,却仍极力镇定的回答。

  「那你陪我进浴室。」他舔吻著她的耳垂。

  「不行……」白云轻喘著,怀疑手中的吐司面包会掉地上去。

  「我们可以一起洗乾净。」他嗓音低哑,大手探进她衣服里,努力说服她。

  「我……洗过了……」她倒抽口气,空出的一只手抓住他的手,红著脸说。

  「那你可以帮我洗。」他亲吻著她的颈项和香肩,另一只自由的手仍在她身上游移。「老婆,你好香……」

  「寇……别闹……」他乱来的手教她手一软,面包就掉到地上了,她又羞又窘,「啊……讨厌……」

  「别理它,我等一下会处理。」他轻笑出声,说实在的,他真的很高兴她的注意力不在那蠢面包身上了。

  「可是……」

  「可是你的脚沾到鲔鱼了,我们到浴室里洗乾净吧。」他露齿一笑,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用最快的速度一把将她拦腰打横抱起,转身就往浴室走去。

  「寇——」

  「嘘,叫小声一点,现在才七点而已喔。」他开玩笑的说。

  她红著脸,槌了他胸膛一下。

  他大笑出声,因为在他抱著她进浴室时,她伸手带上了门。

  ······················

  一个小时後,看著那顶著一头半湿不乾的黑发,大口吃著三明治的寇天昂,白云瞄了一眼玻璃杯里喝得快见底的牛奶,忍不住开口问:「还要吗?」

  「嗯。」他点头,眯眯的笑。

  她回身从冰箱里拿出牛奶,替他倒满一杯,他喝了一口,很快的吃掉剩下的三明治。

  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白云回到位子上坐下,将自己的盘子推到他面前,「喏,给你。」

  「你不吃了?」见她盘里还剩半份三明治,他挑眉问。

  她微微一笑,「天气热,吃不太下。」

  他不客气的接收她吃不完的早餐。

  白云一手支著下巴,瞧著他,「好吃吗?」

  「嗯。」他再点头,笑著吃完剩下的份。

  她嘴角轻扬,浮现浅浅的笑。

  看他吃东西,总让她心情愉悦,可能因为他总是把东西吃得乾乾净净的,让她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好像她煮出来的东西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馐一般:虽然她和他都知道实际上他的厨艺比她好上许多。

  吃完了早餐,他负责洗碗盘,她则上楼去收拾东西,然後两人才一起出门。

  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体积庞大,却不喜欢开那辆人家给的车,反而爱和她挤这辆小小的金龟车。

  坐在小小的金龟车里,她看著窗外景致。

  今天的天气很好,澄澈的蓝天只在靠山的地方飘了几缕白云。

  收音机里传来英文歌曲,他跟著哼了起来,她转过头,只见他手指在方向盘上打著拍子,一副轻松愉悦的模样,教她心情也莫名觉得愉快。

  老实说,结婚後的日子,没有多大的不同,她和他还是过著和之前相同的日子,每天早上起床开店,在店里忙碌一天,她泡她的咖啡、他煮他的餐点,有些客人找她吐苦水,其他的则上门来寻求他开金口帮忙赚钱,然後一天过去,当夜深人静,他们会一起拉下铁门,回家休息。

  生活,其实没什么太大改变,只除了她发现自己一天比一天更爱他,从他的喜好、他的怪癖、他睡觉时轻微的鼾声,甚至是他那嘴有点小耸的落腮胡……

  他张嘴学那首歌的歌手仰头怪叫,样子滑稽的害她笑了出来。

  「好听吧?」他对她眨眨眼。

  「嗯哼。」白云很捧场的笑著点头。

  他得意的扬眉再度唱了起来,害她一路笑进市区。

  车子一路开进市区,可远远的,两人就看见铁门已全数拉开,霍克站在人行道上,一手抱著宁宁的猫。

  怎么回事?霍克从来没这么早起过,更别提帮他们开店了。

  白云觉得有些奇怪,寇将车停好,她无下了车。

  「早。」她微笑和他打招呼。「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早。」霍克回以微笑,举起宁宁的猫,「痞子叫我起床的。」

  痞子?白云一挑眉,好笑的看看猫,再瞧瞧他,「要我打电话叫宁宁吗?」

  「不用,我等一下会送它上去。」

  「喔,那好。」白云笑了笑,推门进店时,又回头问:「你吃过早餐了吗?」

  「还——」

  「一餐不吃饿不死的。」霍克才开口,寇天昂便出声打断他。

  白云好笑的看了寇天昂一眼,才看著霍克道:「要鲔鱼还是火腿蛋?」

  霍克露齿一笑,「火腿蛋。」

  「OK。」白云笑著转身进了店。

  寇天昂皱起眉头,瞪著霍克暗示道:「你已经逗留在这里一个多月了。」

  「我知道。」霍克微笑点头。

  「你不用工作吗?」寇天昂眯起眼,咬牙提醒。

  「我有在工作啊,用网路。」霍克一脸无辜。

  失了耐性,寇天昂拧眉怒目瞪他,低吼:「你该死的到底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我看看……」霍克气定神闲的看看表,「大概还有二十二个小时又三十分。」

  没想到他竟会说出如此准确的时间,让寇天昂愣了一下。

  霍克收起了笑脸,大手搔搔猫咪的下巴,两眼却严肃的看著他,「我刚收到约翰医生的电话,老头心脏病发,送进了医院。我订了飞机票,最近的班机是明天早上。」

  寇天昂闻言一震,脸上表情瞬间消失,转身就往店里走。

  「寇哥,他快不行了。」

  寇天昂在门边停了下来,却没回头。「那又怎样?」

  「他想见你。」

  他飒笑出声,然後回过头来,看著霍克,冷声道:「就算他死了也不关我的事。」

  店门被推开又弹了回来,门上铃铛作响。

  霍克看著依然在摇晃的店门,叹了口气。

  「喵——」

  听到猫叫,他低首轻抚小猫的头,无奈的笑了笑。「顽固,对吧?顽固是巴特家的遗传,我八岁时就领教过了。」

  文章来源:http://www.yqxxs.net/book/2996/2996/2.html

林心如李兰迪推非遗文化遇“挫折”

  

  《亲爱的客栈》开集市

  新快报讯 记者徐绍娜报道 《亲爱的客栈》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经过一系列的管家服务考核,客栈仅剩两位拥有竞争“终极合伙人”机会的管家。之前暂时“出局”的林心如、马天宇、阚清子、李兰迪为了重新获得竞争机会,必须迎接新一轮考核。

  播出的新一期节目,因录制时恰逢国庆假期,客栈为给游玩的客人普及非遗文化,举办了文化集市。老板刘涛和客栈顾问秦海璐通过林心如等四人在集市上推荐宁夏周边文化产品的比拼,选出表现比较突出的两人,再用一项附加考核,最终让一名已经“出局”的管家重新获得竞争“终极合伙人”的机会。不过,推荐宁夏周边文化产品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林心如、李兰迪再次遭遇挫折。

  节目中,林心如、李兰迪分别跟宁夏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了解学习了中卫剪纸和泥哇呜。林心如为了让游客了解更多中卫剪纸艺术,向教她剪纸的老师要了各式各样的剪纸作品,还邀请了剪纸老师“入驻”自己的展台,教授感兴趣的游客学习剪纸。到了第二天集市正式开张的时候,林心如却发现游客都是从另一个出口涌入,自己的展台位置成了最靠后的一个。看着客人被其他人的展台吸引,林心如着急地外出揽客。幸好张翰暖心帮忙,去展台替她招呼客人,林心如才得以松一口气。

  李兰迪为了让游客体验泥哇呜的艺术温度,她除了在展台摆放了许多成品,还在一旁设置了泥哇呜制作体验区。只是,由于泥哇呜独有的音乐属性,许多游客对泥哇呜都不怎么感兴趣。虽然李兰迪一直在热情地给游客介绍,但很多人没听完她的介绍就转身离开了。后来,李兰迪在客栈顾问秦海璐的建议下,展台人气才稍微有所好转。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文章来源:http://epaper.xkb.com.cn/view/1153049

ag自助洗码:领球队在落后时奋力追分但仍无

来源:
深圳市硕为科技有限公司
时间:2019-10-07 4:59:01

ag自助洗码ighuxg尤其是操作灵活、安全性高且可以量身定制的收益凭证,让超过七成的上市公司在购买券商理财产品时,选择了收益凭证产品。

好,放心,可靠。

从一车难求到产能过剩,从资质赛到淘汰赛,中国汽车市场已经成为全球竞争最激烈的战场,老兵李建新固然有雄心壮志,还要有实力和机遇。

马某不服商标局决定,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

融资余额增幅最大的是索菲亚,该股最新融资余额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增幅达%;股价表现上,该股当日下跌%,表现弱于沪指;融资余额增幅较多的还有乐普医疗、华润双鹤,融资余额增幅分别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近期市场短线生态走坏的两个明显盘面特征,就是核按钮和天地板的接连出现。

在当前同业业务收缩,同业负债成本高企的形势下,普通存款仍是负债端的主要竞争产品。

黄洪说道。

从1979年进入广州客车厂起,到如今的广汽,他已经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了近40年,可以说是中国汽车行业发展的参与者、见证人。

经过处理,变压器虽另行选址,但梁子却从此结下了。

无数正反面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一旦心态失衡,很容易消极颓废,走向组织和人民的对立面。

  “中美贸易摩擦对价格的影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价格运行还是比较平稳。

”“‘一带一路’倡议本身就是中国的创举,同时‘一带一路’正推动中国的创新成果在更多国家和地区落地,实现互利共赢。

天津除了京津新城,还有绿地盘龙谷文化城和富力津门湖。

  据了解,该报告选定“全球碳源汇时空分布状况”“‘一带一路’生态环境状况及态势”与“全球大宗粮油作物生产形势”3个专题开展监测分析。

下跌中的增持自救根据深交所披露,近半年(6月9日至12月9日)深市公司中涉及短线交易且同时有买进和卖出的公司有12家,其中天银机电实控人买入笔数最多有24笔,海得控制董事赵大砥卖出笔数最多有14笔,这些公司多数在上述区间股价大多出现下跌,其中金通灵、聚灿光电、天银机电下跌较多,分别下跌%、%、%。

”“坚持开放合作是推动创新、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

现在的策略是从绝对收益的角度,利用少量仓位精选个股,逐步积累安全垫,并不会因为年底这个特殊时间点的因素影响投资策略和行为。

文章来源:http://news973089082.wnsr.site/s47lN.php/C9I79.xml

尼羅河寶藏玩法与规则

尼羅河寶藏玩法与规则赌博真人网上博彩官方网站【573213.com】拥有最丰富的游戏项目和庞大的游戏用户数,加入我们体验最佳真平台,不定期送出惊喜大礼包  “无妨,只要能够撑到主公打下江东便可!”李严摇了摇头,冷笑道:“而且对方既然选择了以战壕来进攻,同样等于放弃了关中劲弩的优势,对我们而言,未必是件坏事。”  “莫要忘了,我们手中,还有一张牌尚未打出呢。”吕布微笑道。  关羽面沉似水,原本他是不想出战的,今时不同往日,他如今已经是三军主帅,更何况如今曲阿兵微将寡,旦夕可下,何必他去冒险,太史慈的嘲讽,关羽自然看得出来这是在激将,但关羽何等傲气,偏偏就是吃这一套。

  如今关羽攻破柴桑,连斩江东将领,也算帮刘备出了一口气,但眼下局势,关羽虽然势如破竹,但刘备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妥,再这么深入下去,关羽将会沦为一支孤军。  “哦?挡住了?曹操竟然没动手?”洛阳,骠骑大殿,正在与贾诩议事的吕布惊讶的看着夜鹰送上来的情报,顺手将情报递给了贾诩,扭头看向夜鹰:“严密监视双方动向。”  三千将士随着魏延一声令下,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已经集结完毕。尼羅河寶藏玩法与规则  诸葛亮闻言,默默地点点头,若那藤甲真的如此厉害,以之为奇兵,却可收获奇效。

尼羅河寶藏玩法与规则  太史慈与周泰刚刚将城东的荆州士卒围住,正要进行劝降,却听得背后喊杀声大起,连忙掉头看去,却见关羽已经带着兵马杀奔回来,不由大惊。  “康成公终究老了。”诸葛亮摇摇头。  “子义。”陆逊又看向太史慈。

  “你说什么?”成都南部军营之中,看着自己的族叔,谢匀吃惊的站起来。  诸葛亮入蜀为的是给刘备开拓一个后方,而不是将刘备拖死。  “二弟!”看清楚来人手中所提的首级之时,武进不由悲鸣一声。尼羅河寶藏玩法与规则

文章来源:http://news-1849662632.cesi156.com/slm.php?hzy.xml

LOL解说Joker:IG没有短板了,一定能进春季决赛!

  目前为止,IG战队已经拿下了新赛季的两连胜,尤其是在IG与OMG的比赛中队员们打得非常浪,但是最后的比分还是2:0,IG的粉丝也是没有失望。自从拿到这世界冠军之后,IG的状态就一直在线。如果他们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势头的话,相信进春季决赛是非常稳的。

  解说Joker也是在直播中聊起了IG战队现在的状态,他表示IG现在的状态的确实非常好,两个中上的大腿是非常稳的,并且现在的打野ning王和下路阿水的发挥也是越来越好了。可以说IG队伍里五个人全是大腿,总体上看没有短板。

  下面是Joker直播时的原话:

  “ 机长和JKL哪个人的个人能力强啊?这还真不好说,比过才知道。这个东西真的挺难说的,JKL最近进步挺大的,但是机长在我的心目中可能是现在最强的AD之一,我也很难说究竟谁更强,这个可能要比过才知道。JKL最近打得也好,不过机长确实很强,机长是真的很强!这两个选手真的只能比了才知道了,我觉得机长是一个非常非常强的AD,他可能是我现在见到的AD里最强的之一。

  ning王,ning王这次的比赛其实后面打得挺好的,但是他前期有一两波有一点点小膨胀,但是他后面打得很好,ning王的整体能力现在看上去确实还是属于世界顶尖级的打野,这个其实在打世界赛时我就说过了,ning王今年的发挥是在是太好了,他已经是IG的大腿之一了,现在连JKL都成长起来了感觉IG现在全是大腿,五条大腿很恐怖,IG现在乍一看的话已经有点当初三星白的味道了,就没有一个短板每个点都强,曾经下路算是有点短板的但是他们的下路最近这段时间的比赛看起来又进步了,所以现在的IG很恐怖今年IG应该是稳进决赛了吧,不出意外的话稳进春季赛决赛。”

  确实从IG最近几场的比赛来看,包括德杯和春季赛,队员们的状态都非常的不错,特别是打野ning王和JKL总是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拉住队友,现在的IG已经连赢了两场比赛,如果一直是这个势头接下里的连胜希望也是非常大。不过话说回来,LPL春季赛CIA刚刚开始,一切都是未知数,只能说希望IG的队员们能够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吧!

  IG从S8全球总决赛一战成名,到现在位置,每一个队员都在进步。如果真如Joker所说他们稳进春季决赛的话,那么接下来ig可能还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 。

文章来源:http://www.jzpc.com.cn/zx/23894.html